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张发奎看报, 发现“炮神”营位置暴露, 急令转移, 刚走日机就来了

发布日期:2022-06-05 20:27    点击次数:180

自17世纪炮兵从步兵分离出来之后,“战争之神”这项桂冠就戴在了炮兵头上。

可惜,中国虽然是世界上使用火炮较早的国家,但直到20世纪初,仍然没有一条像样的火炮生产线。因而,拥有一支强大的炮兵部队就成为了当时中国军人们的梦想。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在日军的坚船利炮面前,中国军队的炮兵部队就显得太弱小了。

除了炮兵第1旅和第二战区阎锡山部的炮兵外,国民政府在淞沪一线配备了炮兵第8团、重炮兵第10团、炮兵16团、炮兵第2旅第2团四个成建制的炮兵团和2个重迫击炮营和2个战防炮营参战。

这个阵势已经是当时整个国民政府能够拉出来的几乎所有的炮兵了。

由于炮兵的珍贵,使得前线诸将都想要在自己的防区内配备炮兵,并且还要“好钢”用在“刀刃”上。

想法本来没有错,可却在具体操作时出现了问题。

其一、淞沪战场上四个团加四个营的炮兵被分散开来,最多一个营,最少一个连,分散配置给了各参战部队,这就形成不了集中火力,对日寇地打击始终不是决定性的。

其二、好钢用在刀刃上是没错的。可是,淞沪战场的战线不断在变动,昨天的重点地区和重点目标在今天就未必是重点地区和重点目标了,这就造成了炮兵部队始终在不断的调动中,好钢不仅没用在刀刃上,反而在调动的路途上疲于奔命,根本无法认真地参与战斗。

其三、由于过于“宝贝”炮兵,本来早就应该开展的步炮协同战术却由于舍不得把炮兵用于训练,结果造成了在淞沪会战中,步炮根本无法协同。

步兵需要炮火支援时时,炮火迟迟不到;而步兵不需要炮火支援时,炮火却不合时宜地来了,造成前线的步兵和炮兵之间经常出现互相指责的情况。

就在这些混乱中,炮兵第2旅第2团的1营却异军突起,在战争中屡屡对日军实施严重打击,被誉为“浦东神炮”。

第1营配备12门德国造“卜福斯”山炮,该型山炮口径75毫米,射程9000米,发射射程每分钟25发,是当时中国非常精良的火炮。

淞沪会战打响后的第2天,第1营接到了第8集团军的命令:还击黄浦江面日军舰炮,相机支援浦西步兵作战。

8月14日晚,第1营利用夜色的掩护进入了浦东洋泾镇阵地。

得知阵地对面的日华纱厂、日清公司、邮船会社和新三井码头仓库内存有日海军大量的战争物资且仓库并非堡垒式建筑,仅是普通建筑后,第1营果断发起攻击,将这几处的日寇守军完全消灭,立下了开战以来的第一功。

由于第1营没有配备无线电通信设备,造成与指挥部的联系不通畅,用电话沟通则容易泄密,人力传信又会贻误战机,因而,第1营决定,一切从实际出发,怎么有利就怎么打,一切以完成第8集团军赋予的任务为作战原则。

为此,第1营制定了作战3原则:

其一、炮兵阵地和炮兵观察所要保持隐蔽。

其二、五必打原则:

中国空军轰炸敌舰时必须打;日寇舰炮轰击浦西时必须打;日寇进入火炮射程时必须打;日寇半夜休息时必须打;浦西求援时必须打。

其三、禁止盲目开炮,节省弹药,提高命中率。

在这三个原则的指导下,第1营开始进行准备工作。

为了及时发现日军动向,第1营派出精干人员潜入租界,在租界的天主教堂顶楼建立了秘密炮兵观察所。同时又在浦东江边的英美烟草公司顶楼设置辅助观察所。

为了让信息传达通畅,第1营又派人冒死在黄浦江底铺设电话线,以便于指挥炮兵射击、修正弹着点偏差。

为了更好地隐蔽火炮位置,第1营把全营火炮分散开来,拉大每门火炮之间的距离,并做了大量的伪装。

每当火炮发射后,日军飞机要来报复的时候,全营则立即停止发射,使日军无法判明炮兵阵地的位置和火炮数量。

通过这些办法,使得日寇派来搜寻的飞机屡屡扑空,始终没有发现第1营的准确位置。

淞沪会战中,对中国军队威胁很大的是日海军第3舰队。这支舰队停泊在黄浦江上,就像在水面上摆开了一座阵地,利用军舰舰炮口径大、射程远的优势给中国军队带来了很大的威胁,也是浦东第1营主要的对手。

第1营由于处于隐蔽状态,要是在白天集中火力对日第3舰队发起急袭,很有可能不仅消灭不了敌人,反而会被敌人发现阵地实行反扑。

因此,第1营采取了偷袭的战术,每逢黄昏或者夜间敌机停飞的时候,利用日舰视野不良的时机发起急袭,打完后立即转移,使日舰队发现不了第1营的阵地。

日舰受此打击,除了盲目发炮还击外,毫无其他办法。

当时令中国军人痛恨的是日海军第3舰队旗舰“出云”号。这艘军舰装备有4门203毫米主炮威力巨大,每逢开炮,地动山摇,给中国军民带来了极大的伤亡,中国军队总想除之而后快。

可是,“出云”号也很狡猾,它始终停泊在浦东江边的英美烟草公司大楼正对面的黄浦江面上,这个位置正好是浦东炮兵射击的弹道死角。

可令日本海军没想到的是,它正对面的英美烟草公司大楼的顶楼上就隐藏着第1营的炮兵观察哨。

“出云”号的位置再隐蔽,再是浦东炮兵的射击死角,但与它们近在咫尺的第1营的炮兵观察哨也能算出它的射击非死角之处。

1937年9月18日,这是一个令人难忘的日子,在6年前的这一天,日寇悍然发动了“九一八事变”。

为了一雪前耻,第三战区给第1营下了一道密令,命令其配合空军在当晚攻击日海军第3舰队旗舰“出云”号。

当晚22时,中国战机飞临“出云”号上空,“出云”号上探照灯齐开,高射炮和高射机枪一起发射,拼命想要阻止中国战机下降到投弹高度。

机会出现了,第1营集中全营火炮向“出云”号齐射。由于“出云”号上灯火通明,为第1营指明了射击方向,因而,这次射击的准确度极高,“出云”号甲板上弹如雨下,舰体和人员均受到重创。

“出云”号立即转移炮口对准第1营的方向进行反击,借此机会,中国战机迅速降低高度,向“出云”号投弹,可惜均未命中。

而第1营的炮火虽然多次击中“出云”号,可由于火炮威力不大,“出云”号虽遭重创,但并未沉没。

日寇占领吴淞口后,第1营的活动区域受到压缩,因而,部队开始化整为零,采用先选中预设阵地,在攻击前再把火炮牵引到预设阵地,打完就跑的战术,令日寇屡屡受到突如其来的打击,损失巨大。

淞沪会战中,日寇的飞机对中国军队的威胁极大,尤其是停在浦西机场的日寇飞机都是轰炸机和驱逐机,威胁更大。因而,第三战区右翼兵团司令官张发奎命令第1营,一定要打掉这个机场。

经过严密侦察,第1营发现了日军在浦西机场防御上的一个漏洞。

日寇飞机每天于拂晓起飞,从机场打开灯光到起飞,期间有约50分钟的间隙期。由于日寇狂妄,在这个间隙期内没有任何保护,这就为第1营打击日寇创造了机会。

第1营集中了8门火炮,每门火炮配有100发装有瞬发引信的炮弹,阵地布置在英、美烟草公司大楼东南方向,距离黄浦江300余米。

第2天凌晨,日军机场灯亮三分钟后,第1营先试射一发,待到校正弹着点后,全营8门火炮在8分钟的时间内把800发炮弹全部倾泻出去,然后立即转移。

10分钟后,日寇才反应过来,海军舰炮开始向浦东还击,飞机沿着第1营的撤退路线跟踪轰炸,可由于第1营撤退及时,仅有10余人伤亡,全营大部安全撤出。

此役,第1营创造了击毁敌机5架,击伤7架的辉煌战果。

自淞沪会战以来,炮兵第1营以其灵活多变的战术屡屡重创日寇,获得了包括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顾祝同等人在内的多次嘉奖,新闻媒体也纷至沓来,对第1营进行了大量采访,称之为“浦东炮神”。

可由于当时的记者们对保密意识很淡薄,在报道第1营的同时,把第1营的隐藏位置也给泄露了出去。要不是第三战区右翼兵团指挥官张发奎及时发现,这个战功显赫的“炮神”营很有可能会遭到日寇报复。

当时一位《新闻时报》的记者到浦东采访的时候,要求看看“浦东神炮”的英姿。第1营营长指挥炮战是把好手,可是如何应付无孔不入的记者就显得毫无经验。

在记者的百般纠缠下,第1营营长只得同意记者参观。这位记者参观了隐藏在洋泾地区竹林内的秘密炮兵阵地,并拍摄了照片。

第二天早晨,张发奎在看《新闻时报》的时候突然发现,报纸上竟然刊登了“炮神”营的阵地图片,大吃一惊,他马上下令,部队立即转移。

部队刚转移不久,日寇飞机就出动了,对着洋泾地区的竹林反复轰炸,第1营虽然紧急撤离,未遭受损失,可洋泾的居民却遭了殃,损失惨重。

事后,张发奎撤了这位营长的职务,并把这件事通报给了蒋介石。蒋介石听后连声大骂:这些记者,什么都敢写,唯恐天下不乱!

由于《新闻时报》的后台老板是孔祥熙,这位记者仅仅受到了处分,要是换做其他人,很有可能性命不保。

1937年11月5日,日寇在金山卫登陆,第三战区部队全线撤退。淞沪会战前线总指挥陈诚担心立下大功的“炮神”营陷入敌手,就亲自下令,派汽艇把第1营全营运到苏州,后转运嘉兴。可由于距离嘉兴30公里的平望镇失守,第1营只得折向南京。

弱小、势劣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缺少英勇顽强的精神和与敌人誓死一战的决心。炮兵第2旅2团第1营在淞沪战场上,以其机动灵活的战术和辉煌的战果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

转自原作者:万事之始



相关资讯



Powered by 手机购彩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